木船制造网 - 木船行业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船生活 » 正文

桂江船民的考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2-13  浏览次数:219
核心提示:位于广西省北部的桂江上,有这么一支沿河漂泊,以船为家的庞大族群,当地人称之为桂江船民。千百年来,他们沉淀了自身独特的文化
  位于广西省北部的桂江上,有这么一支沿河漂泊,以船为家的庞大族群,当地人称之为桂江船民。千百年来,他们沉淀了自身独特的文化,却游离在大众的视野之外。  
  桂江船民主要集结在平乐县城附近,从他们发黄的族谱了解到,船民几乎都姓黄,他们有着共同的祖先,根据粗略统计,竟有十万人之众。  
  这支桂北的漂泊族群构成了一个神秘深邃的独立世界,与岸上人家显得格格不入。近年来,船民陆陆续续上岸定居,增添了探究船民奥秘的机会。
   跑了六十年船,如今却过上了定居的生活。这可能是大部分老船民的现状,船民村虽未远离桂江,船只的鸣笛声总是萦绕在耳畔,但黄七四还是感到深深的隔阂。
   行船出航纵然险象环生,却也暗藏着无穷乐趣。只是,这样的船上生活离黄七四渐行渐远。他只能在记忆中搜寻当年行船的种种往事。
  漓江、茶江、荔江三江合一的桂江,是目前桂北江河中,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航道,而平乐县城不仅是平乐航运公司的所在地,还驻集了附近荔浦县和恭城县水上航运公司。
  但现在,陆路交通发展很快,基本抑制了传统水上运输业。加以江河上陆续修建了电站,很多地方不再通航。原有的船运迅速衰落下去。
  现实的转变,迫使桂江船民寻找其它的生存方式。这导致了船民更愿意上岸居住。但由于文化的隔阂,即使船民们上了岸,他们一时还难以适应岸上人的生活方式。
  这里是航运公司下属的造船厂。从高耸的厂房,不难想象当年的恢宏气势。然而,往日显赫变成空荡荡的骨架。船民们的梦想在数十年之后,只剩下荒草遍布的现实。
  一些徘徊此地的船民,仍旧将自己的家安置在废弃的造船厂。
  那些有着老手艺的船民,四处承揽木船制造的活儿,一来可以维持日常的生计。更主要的是,他们籍此延续着自己的船民身份。
   现在,这种活儿也是日趋减少。大部分订单要的是用电焊焊接的铁壳船。
   这一天,黄七四独自撑上竹排,溯流而上,去寻找以往的记忆。
   他来到以前经常出入的沙子古镇。这儿有一个“蛤蟆”渡口,因为岸边有一块礁石,酷似几欲跳进江中的蛤蟆而得名。
   黄七四在荒废的古渡口登岸,这里成了岸上人家日常洗涮的场所。但是,古渡口两侧礁石上,还能够清晰地看见被船缆勒出的痕迹,以及那一个个凹陷的坑洞,它们都见证了古渡口的昔日繁华。
  在黄七四的记忆中,沙子古镇可以称得上是桂江航运的起点,这里是物流的集散地。在依赖水上交通的旧时代,江河是货运最便捷的通道,有点类似于今天的高速公路。而桂江这条水路,下达广东,上溯湖南。这里商贾云集,经常有货主前来租船运货。船民以促成通商为立家之本,在抑商重农的封建时代,自然成了不合时宜的族类,被排斥在社会边沿。这也导致船民们形成了独特的生活习俗。
  前来应聘的船工都是行家里手。谈好价钱,双方认可,他们就忙碌起来。船工与船主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刚才还是陌路,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就要在一条船上朝夕相处,甚至生死与共。这也是随船漂泊带来的独特人际关系。
  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就要挑选良辰吉日启航了。
  直到现在,我们仍能从船民的生活习俗中,看到漂泊岁月的留痕。那些大船户,在开船远行的清晨,要到市场买来十多样晕素配菜,做成“船家早头”这一道大菜肴。猪肉要新鲜,不能在河里直接洗刷。否则会导致人船沉没,血肉之躯被毁,五脏六腑下河喂鱼了。从这些种种禁忌,可以看出船民对于河流的敬畏。
  起航之前,在船头供奉一些祭品,烧几张纸钱,点上几柱香。这是船民们虔诚地祭祀仪式。来时几柱香,离去几柱香,为了感谢各路神灵保佑行船。
  随后,以茶代酒,供奉祭品。
  船婆口中念念有词。那些都是实用的谶言。一是召唤自然界的神秘力量来驱逐妖魔鬼怪,二是祝福自己及家人平安。
  如今,货船要远行,诸多规矩一样也不能少。船民一般会在后舱设置神位,以便随时祭拜。岸上人可能不理解他们祭拜仪式的繁琐与隆重。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船民供奉的神像是观音。
  年事虽高的黄七四趁眼下还有几分脚力,踏遍了桂江上游的老圩镇。
  听完桂北地方戏,黄七四还不觉着疲倦,他又来到了造船厂,接连几天的赶工,木船已经初具模样了。
  在木船的旁边,黄七四赫然发现一艘帆船模型。
  这种木结构的帆船,是桂江上独有的红帆船,这是以往船民们使用的大型水上劳动运输工具。按照老说法,只有驾驶着红帆船,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桂江船民。
  如今行驶在桂江上的大多是机动船,往日的红帆船已经绝迹。再也听不到河流上空响彻着雄壮、悲怆的行船号子。再也看不到河滩边拉绳缆的纤夫以及船工们肩顶着蒿竿,差不多与船舷相平行的身影。
  只能通过黄七四的描述,想象帆船上险滩的景象。
  船工趁着系绳缆时偷懒,却吓坏了船主。他担心水里的神灵拽住自己的船,不让它挪动,于是,只能烧香,往江里泼水饭。
  水饭是船上人比较便利的祭品。船民涮洗锅碗时,剩余的饭粒会掉到水里,闻香而至的小鱼群争相抢食,于是船民们就把这些小鱼当成神灵的化身。他们会认为,这是祭祀神灵最好的办法。
  船民们祈祷神灵的力量,为自身的生命财产寻求庇佑;同时,也祈求作恶多端的邪恶力量放过自己。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抓住他们的弱点,尽量满足这些“妖魔鬼怪”的一些要求。泼水饭暗藏着驱逐、打发的意思。
  岸上人顶礼膜拜的观音像,也是船民供奉的神像。乍一看,这令人不解。其实,深入探讨船民文化,不难找到其根源。闽粤沿海一带的船民,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于是,从妈祖那里得到一种心理慰籍。桂江船民,有着共同信仰。在这里,同为女性神像的妈祖转变成了观音像。据黄氏族谱介绍,先人们从广东沿海迁徙而来。所以桂江的妈祖庙,其题匾大多题写着:“粤东会馆”。
  黄七四即将结束自己的旅程,他来到沙子镇一家百年理发店内,这里的转椅、面镜还是老样子。吱吱嘎嘎的风扇响声似乎使时光停滞。
  黄七四在修面时,谈起自己的遗憾,这两天,自己跑遍了当年行船的码头、古圩镇、老剧院,却再也见不到桂江上的红帆船了。不料,话音刚落,就有人告诉他,在邻县有一艘供旅游观光用的红帆船。
  黄七四找到了邻县的红帆船,他说服了旅游公司,由他召集一帮老船民,重登上帆船,扬起久违了的大红帆篷。
  桂江的河滩是船民们齐心协力去征战的场地。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他们把心中的情感,通过船歌,以一种豪迈的气势,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出来。
  平乐县的桂江船民是桂北地区最大一支水上的“吉普赛人”,这支以船为生的族群异常庞大,在漫长的岁月中,积淀了自身独特的文化。只是近年来,船运的衰败,使这些不断漂泊他乡的族群,逐渐上岸定居,船民文化随着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面临着消亡的窘境,只能隐藏在老船民的记忆深处。
  也许有一天,船民文化能在另一块舞台上得以重现。
  河流造就了一个漂泊游走的族群,他们是船上人家。这个身处社会边缘的庞大群体,一直鲜为人知。它与农耕社会若即若离,千百年来,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习俗。
  今天的桂江上,很少见到完全生活在水上的船民了,桂江船民,他们远离了水域,定居于陆地。渐渐地,老船民们也适应了定居的日子。但是常年在船上养成的生活习俗,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变的。他们还保留了当年的一些手艺,平日的闲暇时,歇不了手里的活儿,船民们鼓捣着一种特殊的捕鱼器具。
  而他们的老伴,也因袭了多年的传统,在出门前,总要在门口点燃九柱香,祷告一天平平安安。
  这些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成为船民文化保存的一种方式。
  黄福安年事已高,难以组织渔民外出捕鱼,但他忘不了伴随了大半辈子的江河。只要有工夫,他就在河湾处放下鱼纂子捕鱼。
  没有生计的考量,捕鱼就显得十分悠闲,乐趣无穷。
  这一阵子,正赶上有船家要举行婚礼。尽管青年船民大都自由恋爱,但要完婚,成为朝夕相处的伴侣,仍免不了繁琐的婚约聘礼。
  首先是“过小礼”,男方要准备一些聘礼,到女方船上,亲手送给亲家。这是在试探女方家庭的态度,如果没有变卦,就要筹备婚宴了。
  婚姻虽然是喜庆的大事,但那些即将出嫁的船上女子,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免不了平添离愁。这时,亲朋好友围绕在新娘身旁唱起哭嫁歌。
  不难想象,一个弱女子就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家庭里生活了,哭嫁的场面就是新娘真实心里的流露。
  这种婚礼模式在桂江船民中世代流传,他们就是这样,在桂江上繁衍生息,进而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黄氏家族。黄福安没事的时候,喜欢翻翻族谱,看似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却记录了数百年桂江船民的历史兴衰。
  当天空露出鱼肚白,吉辰到了。小艇上张贴着五色纸,新娘身穿嫁衣,大红布巾兜住了脸部。大家喜气洋洋地划着艇子,朝男方的喜船进发。
  此时,船民们也起了个大早,组织起大规模的拦江捕鱼。
  船民们在河滩上拣起很多鹅卵石,放上竹排。
  这个举动,一时难以让人猜出它的用处。但是,冲着船民们那付认真的劲儿,可不敢小看它们,这些鹅卵石也许是捕鱼的重要工具。   
  婚礼按照船家的传统习俗进行着,新郎将新娘抱上喜船。当新娘站稳后,新郎拿一把普通木戒尺,对着新娘头披的红布巾,轻轻拍打三下。意思是:你新娘嫁到我们男方来了,你就是我们男方家里的人了,今后要听我们的话。
  此时,婚礼渐入高潮,新郎的舅爷登场了,俗话说“娘亲舅大”,在船民眼中,舅爷的地位是很高的。
  舅爷掏两块红绸布给新郎披挂好,俗称掏“双红”。从掏“双红”情况,客人们可以看出舅爷是否有钱,是否大方。如果舅爷很穷或吝啬,是没有“双红”可掏的。
  婚礼是最为喜庆的活动,也是人的一生中最吉祥的神圣时刻。
  船民非常看重婚宴的场面规模。一般是埠头所有船只全部聚拢在一起,大家取下船舵,把船头船尾当成客人们来往的通道。其场面之盛大热烈,吸引了岸上过往人群的所有目光。
  船上人家的礼仪尽管也繁琐,多数情况下却是内心真情地自然流露,很少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
  与拦江网的壮观场面相比,还有一种较为简单的捕鱼方式。
  船民划着竹排,带上鸬鹚、点燃汽灯,来到鹅卵石底的浅滩处捕鱼。
  如今在桂江上捕鱼的鸬鹚,大都是从山东的养殖户那儿买来的。据说他们养殖的鸬鹚具有非凡的捕鱼能力。
  可惜每年的八九月份,恰是鸬鹚换毛的时候。也许是体质变弱,再加上换毛的不适,鸬鹚变得病恹恹的,不愿意潜入深水。于是,船民只能尽可能寻找水清滩浅的地方,让清晰可见的鱼儿引逗鸬鹚。
  而遇到运气不佳时,鸬鹚根本就不潜水捕鱼,空手而归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捕鱼队成立之后,船民们有了自己的组织,那时候,青年黄福安就被选举为捕鱼队队长。
  船民再次回到浅滩,他们找到了更好的捕鱼办法。沉寂的江面上,鸬鹚们耐心等待夜幕降临。
  码头上,规模盛大的婚宴,眼见着也捱到了天黑。
  夜幕降临后,船民给鸬鹚的脖子系上草绳,以防待会儿捕到的鱼,被鸬鹚吞进肚中。
  江面上点燃了碘钨灯,在夜空中颇为引目。他们选择夜晚捕鱼,是为了让碘钨灯耀眼的灯光,穿透江水,吸引各种鱼类簇拥而至。船民们灵活地操纵着机动船,寻找水浅鱼多的滩地。
  灯光果然起了效用,陆陆续续地,鸬鹚开始捕获江中的鱼类。
  只可惜,鸬鹚们叼起的鱼个体太小,像这样的鱼,仍要放回江中,这是常年来,船民们自发形成的环保意识,他们不敢过多地向江河索取。
  但船民显然不满足眼前的战绩,他们让鸬鹚稍事休息后,驾船转移到别的水域,希望捕获更大更多的鱼。
  此时,婚宴上的船民酒酣意阑,在愈加炙热的喜庆气氛中,婚礼进行到最后一道仪式,那就是舅爷派送红包,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船民们驾船迁移的途中,一只鸬鹚有了战绩,虽然船民不慎抄走了大鱼,但也让人看到了希望。船民决定,就在此地捕捞。
  桂江上,鸬鹚恢复了状态,开始展现其优雅的技艺。 
桂江由荔江、漓江、茶江在平乐县城汇聚而成,是珠江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桂江船家人世居江河,以船为家,以捕鱼为生,漂泊不定。一艘小仅三五平方米,大也不过几十平方米的木船,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很少与沿岸居民交流,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习俗。
    黄姓船民何处来据船家黄氏宗谱记载,宋朝初年兵荒马乱,黄家始祖黄冬进与丁、郑、马姓四人,一同从广东南海“珠玑巷”(音)逃到桂林临桂县一个叫马山崴府的地方。稍微休整之后,又逃到苗洞洲(今永福茅村)才算安家居住,黄冬进在这里生有二子,长子迁到恭城的白羊江背岭土名潭黄瑶河以捕鱼为生,后又从恭城迁到平乐的桂江,捕鱼兼水上运输为生。
    若干年后,与黄冬进一同迁到永福茅村的丁、郑、马三家个个家财兴旺,黄家老二因贫穷在这里遭到歧视,因而,老二的三个儿子各自分散到荔浦、阳朔、修仁三个地方,分别在荔江、漓江、茶江捕鱼为生。三条江在昭州(平乐县城)汇合后称为桂江,从此以后,沿江船家渔民都是黄姓的后人。黄姓船民在桂江撑船、捕鱼,繁衍生息,历经千年之久。由于历代的招婿上门成亲,如今这个家族已姓氏繁杂,人数已近一万,形成一个具有独特风情习俗的族群。
    船民分工细艄公舵婆纤夫职责明黄良富介绍说,船上人在行船中分工细,特别是在人力木船时代,船民出航运货总要请艄公、舵婆和纤夫。过去的货船多为木质构架,承载货物少,顺流下梧州、广州;溯流上桂林都是桂江船民常航行的水运路线。因此,载量大、航行远就要请上 1个艄公(航行经验丰富的男性)、 1个舵婆(女性,专在船尾掌舵的人)和多名纤夫同行。
    船家婚俗礼仪重船家人的雇员待遇是分等级的,艄公(相当于船长)待遇最高,往返一趟梧州便可获 150公斤谷子,纤夫和舵婆相对来说待遇要低一些,约为 30至 50公斤谷子。在船民的分工上,除了艄公和舵婆是固定的外,纤夫都是临时聘请的。一般顺水船不用请纤夫,只由一个艄公和一个舵婆操作就行了。运货到桂林方向因为逆水行舟故而要请纤夫,到了桂林就将纤夫给辞退了;从平乐运货到梧州因是顺水行舟故不请纤夫,而从梧州运回头货时就要在梧州当地请纤夫。直到上世纪 70年代后期,船家人的船只逐步安装动力装置后,桂江上的舵婆、纤夫才悄悄退位,仍在服役的“艄公”已变成了“船长”。
    67岁的船家女黄运秀回忆她的婚事时,心情仍十分激动。她说,她结婚的准确时间是 1964年农历八月二十二。当时,她家的船停泊于平乐县城的渡船口。结婚那天,她的新房就安在船上,用叔叔和伯伯的三条大船拼成。亲人们从梧州、桂林、荔浦、恭城等江河通道往平乐县城的桂江聚集,来了 10多条船,摆了 20多桌酒席款待远方的亲朋友人,当时可称得上是一场极其风光的水上婚礼。她介绍说,船上人家婚俗礼仪是极其厚重的。结婚前,男方必须要向女方家里送上一次大礼和一次小礼。船家人称“过大礼”和“过小礼”。过小礼是在男女双方初恋阶段。过小礼时,男方要备上两瓶酒、两包面、两只鸡、两块猪肉作为聘礼送到女家船上,若女方家庭接受了男方送去的聘礼,就意味着女家已接受了这个未来的女婿。过大礼是在双方结婚前 3到 6个月的时候。过大礼时,男方要准备 120斤米、 120斤酒、 120斤猪肉和 120元钱作为聘礼送到女家船上,若女家接受了聘礼就表示女家已同意办理这桩婚事了。
    举行婚礼的头天早上,居住在桂江河段的男方家里人会选择宽阔的沙洲作为宴请宾客的地方;女方家里人同时要在出嫁的头天晚上唱新娘歌,以此形式等待迎亲队伍的到来。
    举行婚礼的当天,新郎所在埠头的江面上将会聚集许多船只。这些船只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盛大的水上通道广场,让客人们自由地穿行往来。一切准备就绪后,男方便开始启动“坐花堂”仪式。“坐花堂”仪式是在舅父的歌声中开始的。“坐花堂”仪式起动后,然后由亲到疏,在场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轮番唱起吉祥喜庆的船民歌谣,等待新娘的驾到。
吉时良辰一到,新娘头披红布巾,由红娘打伞陪伴,引送到五彩缤纷的小艇上,然后喜气洋洋地朝着男方“坐花堂”的船舶聚集地点进发。
    原汁原味的桂江船歌 9月 12日参加了 CCTV摄制组拍摄工作的黄运秀说,船上人唱船歌,味道得很。当天,她虽然唱了两首,但是,已找不到感觉了。她介绍说,现在生活在桂江河段的船民当中,仍有两位歌手唱得极地道,一位是黄石秀,一位是人称十嫂的。她们两人的表演获得了 CCTV摄制组和在场观众的一致好评。黄运秀说,船上人唱歌常常用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当素材,触景生情,信口吟唱。桂江船歌归纳起来有如下类型:喊镝歌、行船歌、打鱼歌、喊风歌、闲散歌、婚嫁歌、哭丧歌等。
    喊镝歌也叫逆水号子,是在船舶逆行急滩时喊出的号子,其腔调短促有力。喊镝歌主要是起到所有纤夫过急滩时齐心协力的作用,大多是些拉纤用力的内容。如船在逆水中停滞不前时,船上的人便喊出这样的号子:“兄弟们呀,用力拉呀,出假力的是王八呀!”这一句号子实际上是一个咒语,据船家人说,因大家都不愿当王八,只要喊出这个号子来,停滞在激流中的船舶会立即前移。
行船歌是船行平水处唱的船歌,又叫平水号子。行船歌内容存在着很大的随意性,可以触景生情,或唱海北天南、或唱沿途风光、或唱俊男靓女等等,内容包罗万象。
    喊风歌是在船只扬帆逆水航行时唱的船歌。他们根据行船时风向的需要,用一种特定的腔调或喊南风,或喊北风。船家人认为,在日常行船中,只要他们一唱喊风歌,他们所需要风向的风便会随之而来。
    黄运秀说,在过去,桂江船上人由于不懂得普通话,总是用船家话演唱船歌。新中国建立后,船上人家与岸上人家有了广泛的接触机会,船家人渐渐懂得了普通话,到了上世纪 60年代初,他们才改用普通话演唱船歌。普通话唱船歌虽然人人能听懂,但是,与原汁原味的桂江船歌相差远矣。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 推荐图文

»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木船 | 画舫船 | 龙舟 | 装饰船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RSS订阅
客服热线:0523-83691684 地址:江苏省兴化市竹泓集中工业园区
©2015 兴化市长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木船制造网 www.mu-chuan.c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该企业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木船制造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本站关键字:木船,画舫船,旅游船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19071065号